论厌女(1 / 2)

今天,三观想和各位女权主义者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当然,您完全可以选择不继续往后看,不屑于与三观有任何对话或者沟通,并且继续通过各种角度来批评三观和这本网络这完全是您的权利。

如果您选择继续往下看,那么,我希望您能先听听我作为一个男人,对于各位批评的回应。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广泛意义上厌女的人。不管是生理性别为男性,或者生理性别为女性,“厌女”本身就是一项空谈。没有人会因为性别而对占到整个物种一半的人而产生厌恶情绪。

所谓厌女,本质上是一种结合了宗教、保守社会氛围、经济不平等和父权传统的畸形产物。

我无意站在“男性的高傲自满”角度向各位“科普”这个畸形儿的诞生过程,更不想自傲的向你们宣布“你们是如何无知,而我作为男人什么都懂”。三观今天会写下这么一段内容,根本目的只有两个。

我想向你们提出两个问题。

你真的认同“通过女拳的方法争取权利”的手段么?你真的是“女拳”么?

让我们暂且抛开性别这个维度,就像你们认同应该抛弃性取向,自我性别认知和肤色区别一样。把世界上所有的人,统一看做“人”这样一个虽然有细微区别,但本质完全一样的生物,并且用“祂们”作为代称。

当一批人认为自己的权益被整个社会、文化、经济体系所压制甚至剥削的时候,祂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行之有效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我能大概想到两种方法。

第一种,通过已有的法律、政治体系反抗,团结那些一样被压迫的人,并且向压迫剥削阶级宣传自己理念,努力分化剥削阶层内部。

第二种,攻击所有不愿意跟随自己理念的人、无论这个人是否和自己一样收到剥削,或者祂是否有可能会理解自己的理念。

第一种理念,被统称为“政治”。用教员的话说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第二种,同样在我们的历史上有一个独特称呼,它叫“恐怖”。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所有不支持我的就都是反对我的。

听着耳熟么?

作为一个物种,人类在感到恐惧的时候,往往会有两种举动逃跑或者战斗。这是我们在长久进化中所获得的一项天赋。而在恐怖的威胁下,在互联网无孔不入的现状下,逃跑会弱化成噤声或者附和。

而战斗,则是造就了人类这个物种的核心。我们和野兽战斗、和自然战斗、甚至和命运战斗。

正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你们在恐惧的驱使下选择和其他人战斗。

我并不恐惧你们,也不敌视你们。我同情你们但这和你们的行为毫无关系。

当一个理念以攻击而非团结作为实现手段、以独立而非包容作为行事准则、以敌视而非和平作为中心思想的时候,这个理念必将失败。

我同情你们这些在现实阴影下恐惧,但必然走向失败的可怜虫。

你们的失败将是必然发生的事件,但在你们一败涂地之后,压迫和歧视却仍然存在,并且不会得到任何改变。

而在你们失败后,任何在这种压迫下试图维护自己权益的人,都将被贴上你们的标签。然后被整个社会所攻击和排斥。

祂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

·

·

在你们自我认知为“女拳”的时候,你们所认知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看到了不公和不义,然后勇敢发声的勇士;是为了让自己和其他人能够被平等的看待,而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斗争的斗士;是为了千千万万和自己一样被压迫的人们,挺身而出甚至牺牲一切的先驱?

当你们正在从事一项如此光荣的事业,将自己定位成这样的角色,那确实会对所有反对自己的人而感到愤怒。

为什么大众如此愚昧,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生活在信息茧房里沾沾自喜呢?

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几乎所有车辆都在逆行的时候,理智的做法是先认真审视一下自己逆行的那个人,更可能是你自己。

被父权和性别焦虑压迫的绝不是只有你们。这种压迫无视性别,它针对的是所有人。对压迫进行反抗,不应该是逆行而应该是潮流大势。

那是什么让女拳成为了“众矢之的”,甚至被舆论描绘成了“过街老鼠”呢?是父权社会的迫害么?可父权迫害的对象无视性别,它对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都造成了压迫深受其害的不应该只有你们而已。被整个社会舆论所攻击,那肯定还有其他的解释。

对了,是群体的愚昧。

乌合之众们无法理解一系列的推理,祂们只能通过彼此不同但表面相同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然后迅速的把所有具体的事物普遍化雄性特征即是正确,雌性的阴柔的即是卑劣。乌合之众们愿意听从意志坚定的人,自愿放弃所有的意志,然后本能的去支持一个拥有祂们所缺乏的特质的观点,比如对异性的支配性观点。祂们会自发的攻击排斥异议,极端化、情绪化甚至低智商化。祂们无法理解父权压迫,只会认为女拳索要正当的权利是过分且离谱,高傲且荒唐的梦呓。

听起来非常合理对吧?

让我们交换一下描述。

最新小说: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离婚开始走向人生巅峰 绝望黎明 第一宠婚:夫人今天不闹离婚了 龙王殿之龙王传说 老婆上综艺,把我首富身份曝光了 天下第一女官 这不是娱乐 签到系神豪 重生之小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