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异界 > 炎黄神眷 > 第五十五章:你们看那个哀嚎惨叫求订阅的作者(求订阅)

第五十五章:你们看那个哀嚎惨叫求订阅的作者(求订阅)(1 / 2)

金灵共生·庚金剑意·庚金不灭体,张烈已然修炼到了人剑浑通之境,人得剑之刚猛,剑得人之灵性。

“呼……”

伴随着轻轻得吐息,张烈周身的玄风散去,他肌肤表面那隐隐的暗金金属之色也散尽去了。其实完全不用这样小心的,刚刚张烈仅仅只是用体魄之力,手爪之劲便拧断了对方的脖子,温至仁至死时潜力已尽,未能打出什么像样的临死反扑。

然而,肉身是修士渡河的宝筏,许多炼体修士前三十年纵横无敌,后三十年唯唯诺诺,就是因为年轻时受伤太多了,损伤了肉身元气,当时年轻不觉怎样,等到老了感受到肉身元气亏空不足,再想弥补就很困难了。张烈谨慎,即便自身就是丹师懂得调理,他也不肯过多受伤,因为再怎么调理也难比先天。

一招手,将倒在那里温至仁的刀盾、储物袋全部摄取入手,就在这时,张烈侧头斜视,只见不远处的地下森林当中有林鸟飞起,以整个天部山城为中心,因为大量修士的聚居,灵气盎然散溢,也给附近区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生机。

“呼呼呼呼……”

密林当中,四名身穿蓝白道袍的年轻人在身上贴着神行符咒,一个个玩命狂奔着。

他们四个是从地面千竹山教内下来的宗门弟子,自小一辈子都未离开过山门,他们的师长见他们的历练实在不足,便将他们先派到地下矿脉开采区历练一番,这里有一些危险、隐晦,但也不至于过于危险,算历练起手的好去处。

但有的时候吧,人如果是点子太正,那真的是谁也不能怨。这四名师兄妹四人,刚刚才出天部山宗,就遭遇了一场惨烈恐怖的凶杀。某个残暴变态男眼光冷厉挥手杀人的画面,那名可怜无辜老人被直接扭断脖子的画面,直接成为这四个年轻人心中,最为清晰真实的梦魇。

然而有些时候,逃跑有用,有些时候,逃跑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甚至还会加速暴露自己,若是这四人的师父在这里,还有那么一两分的把握逃出生天。

在这四名师兄妹疯狂喘息着跑出在他们看来的极远距离,自觉已经稍稍安全,胸膛当中激烈跳动的心脏稍稍平复时,一名黑色长发以铁环束住,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脚踏飞剑,绕行至他们四人身前。

“如果打算逃命的话,你们四个分开逃还有那么一两分成算,四个人往一个方向逃算什么,看不起我?给我降低追杀难度?”

冷笑着,张烈扬手一挥间,自他的道袍衣袖当中陡然刺出数十道青黑色的藤条,双方的修为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或者捆绑、或者倒拎、或者拉起四肢,或者缠住脖颈。

那些树藤藤条甚至将宗门制式法器火焰刀、冷月剑什么的直接勒断,瞬间控制住场面,制服所有人。

“说说吧,姓氏名谁师承何人,若是我认识的话,也许你们还有一条活路,否则都死在这林子里做树肥吧。”

两名蓝衣男修,一名白衣女修,一名灰衣女修,四个年龄都不大的样子,并且观其气息吞吐,张烈就隐隐判断出他们师承一人:恐怕也不是多么高明的角色,四个人近乎一种吐纳节奏,他们四个完全都是同一种灵根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你这个魔头,我们什么也……呜呜”

其中一名蓝衣道袍的男性修士还想表现一下自己的气概,结果下一瞬就被树藤拉住脖子上提,刹那间脸就变成猪肝之色了,一片暗色涨红。

“别杀师兄,别杀我师兄,我们是千竹山教燕乐文燕老师的弟子,我叫燕虹,是老师养女,也是老师的四弟子。”

“我叫颜河清,是燕老师的二弟子。”

“我叫桑伯棠,是燕老师的三弟子。”

“呜咳咳咳,我叫应永和,我是老大。”当张烈的步子缓缓走到被勒着脖子挂起来的蓝衣男子身旁时,藤条缓缓落下,将应永和也放下来了。

此时此刻,应永和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刚烈硬朗,也反应过来形势不如人了,低头报出自家师承。

这倒也非常的巧合,整个千竹山教八九千炼气境修士,张烈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但是这个燕乐文他倒真的是认识的,这是一位女修,追自己师尊韩诺已经追快一甲子了,她是一个颇有手段的灵植夫,尤擅聚灵化雨决、觅灵金针术,前者滋养灵田后者杀灭恶虫,虽然她止步于炼气境界,但是凭借这两手的精妙手段,在宗门底层修士当中混得也算是不错。

但是一个炼气境灵植夫倒追在整个宗门中也颇有身份的炼丹师韩诺就有些过分了,韩诺有一些不近女色,自知自身寿元无多,也想将自己的遗产全部传承给自己外孙女韩玲,若是真的迎娶燕乐文的话,韩诺诺大身家,燕乐文变成第一顺序继承人了。

不同于传统的中国古代,因为修仙世界的女修地位很高,因此结发道侣是有遗产继承权的,这一权限甚至还更高于儿女的继承权限。

因为多方面的顾虑,张烈的师尊韩诺对于燕乐文并没有什么意向,但是因为两人的职业,韩诺又无法完全避免与燕乐文接触,因此,张烈也偶尔接触到了燕乐文,甚至张烈雇佣的那名私人灵药园灵植夫李姐,还是燕乐文推荐他的。

既然是故人弟子,张烈自然也就不会伤害……但是调教一番,也是免不了的。

“我之前在天剑司雇人的时候见过你们,你们说自己也擅长一种水行上品阵法?那么也好,施展出来让我看一看。”伴随着张烈的话语,束缚住四人的大量青色藤条收回张烈袖袍之内,将应永和、颜河清、桑伯棠以及燕虹四人全部放落下来,丝毫未伤到他们。

“你……您让我们施展阵法给您看一看?”应永和砸落到地上,捂着脖颈,然后抬起头来向张烈有些疑惑的问道,他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要求。

应永和、颜河清炼气七层境界,桑伯棠炼气六层,即便是四人当中年纪最轻修为最弱的燕虹也已经炼气四层境界,修为至炼气中期了。而眼前的道人虽强,但似乎也仅仅只是炼气后期修士,一名炼气后期修士主要要求四名炼气中期修士,从容布下阵法围攻自己?

如此的不合常理之事,也难怪四名年轻修士左右相视,犹疑不定。

“快点布阵吧,一会等我反悔你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现在机会就在你们眼前,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住了。”

大概半盏茶的时间后,应永和、颜河清、桑伯棠,燕虹这四名炼气中期修士,平复心情,各自拿起一支旗面深蓝色的大旗,站在了张烈身周四处,伴随着法旗挥舞,法力灌注,四人身上皆绽放出奇异的流光。

原本地下山林的四周景象完全消失了,入目的一切瞬间扭曲,分解,并再一次重组。

最新小说: 思魂恋魄 我有容嬷嬷的扎针秘诀 凌霄辅助系统 四幻世界 开局我有九个神树武魂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长生物语 最强功法修炼册 真战神 重生之绝代大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