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战争 > 南明北归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矫诏

第二百二十一章 矫诏(1 / 1)

江南水网纵横,道路也被密集地水路切割得支离破碎。

虽然徐枫也多少了解这里的地貌特征,但真要自己走,其中的颠簸之苦、舟车劳顿才能深切体察。

这天正是夕阳西下,惠风和煦的时候。徐枫乘着一叶小舟向桂林而去。

他已坐了一阵子船了,头虽然不怎么晕了,但还是有些迷糊。于是他盘腿坐在桌案前,以手撑头,闭眼假寐。

但他并没有睡着,双耳依然捕捉到一阵轻微地脚步声。彩儿赤足趋行,脚步已足够轻了,但仍是没逃过徐枫的耳朵。

他缓缓扬起头来,彩儿正站在他的对面,忧愁地神色映在脸上。

“徐大人,奴婢吵醒您了?”彩儿说道。

“不。”徐枫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笑道:“我本来就没睡着。怎么?你来找我有事吗?”

彩儿柳眉微皱,恰似碧波荡漾地湖水泛起的阵阵涟漪。

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说:“蜀王在蜀地吃了败仗,一溃千里,收复的土地又全丢了。”

“什么?”徐枫大吃一惊,混沌的睡意顷刻荡然。“怎么会这样?”他吃惊地问道。

彩儿也摇了摇头,说:“不知。蜀王握有五万精兵,强攻孤城保宁。说什么也不会败得这样惨。可是……”

“守保宁的是谁?”徐枫又问。

“好像是个叫平西王的。”彩儿答道。

“啊!我知道了!”徐枫轻轻一掌拍在案几上,说:“是吴三桂这个大汉奸!”

彩儿也屈膝坐在了案几对面,满怀忧愁地问:“徐大人可有应对之策?”

徐枫木然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只有先到了桂林再说吧。”

彩儿没有说话,也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夜幕时分,船舶靠岸。徐枫牵着彩儿的手一起登上岸来。不过令这主仆二人奇怪的是,堂堂内阁大臣、江防总督归朝,城中居然毫无所觉。不说皇帝亲迎,至少也得派个一品大员代为迎接。

可他们徒步来到城下时,城门紧闭,十米多高的城墙巍峨高耸,士卒目光炯炯,冷面寒霜。

徐枫和彩儿对视了一眼,不明其中道理。

“敢问城下可是徐枫徐阁部吗?”城上一名将官扬声问道。

徐枫点头答道:“正是。”

“那就请阁部委屈一下了!”将官说着便将一个系着麻绳的大筐扔了下去。

大筐被绳子牵引,没能完全坠地,只悬在离地半米地高度左右摇晃。

徐枫心头火起,叫道:“我乃堂堂内阁大臣,江防总督,你叫我坐这个筐进去?”

那将官答道:“徐阁部,对不住了。这是兵部尚书瞿大人的吩咐。”

“哼!哪个瞿大人,他分明就是在羞辱我!”徐枫怒气勃发。

将官又说:“徐阁部先请入城,瞿大人会设宴为阁部请罪。一切缘由,瞿大人自会与阁部言明。”

听了这话,徐枫和彩儿心里都打起鼓来。两人不禁对望了一眼。彩儿说道:“咱们还是听这个将军的话,先入城再说吧。”

“嗯。”徐枫点了下头,自己先坐进了筐里。因为有体重相压,竹筐又向下沉了几分。

“来,你来。”徐枫握过彩儿的手,扶她进来。

彩儿有些犹豫,居然裹足不前。毕竟男女共同坐在这样一个摇晃不定的小筐里不免肌肤相亲。

彩儿皱眉想了想,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跨步进筐去。虽然筐子已被徐枫的体重压低了,但彩儿要跨进去就得撩起裙摆,就像是小狗撒尿一样,动作极其不雅。

不过她别无选择,只得在徐枫的搀扶下勉力跨步,但仍是失去重心,身子一偏,栽在了筐里。

“哎呦!”徐枫被她的身子重重一砸,惊叫了一声。

“啊?大人您……”彩儿十分惊慌,但抬头一看,徐枫面带微笑,毫无责备自己的意思。

“徐阁部,您坐好了。”上面的士兵转动木轴,就像在井里打水一样将竹筐缓缓拉上去。

彩儿发髻散乱,微微低着头淌下了泪来。

徐枫有些奇怪,忙问:“你怎么了?”

“奴婢……奴婢冲撞了大人,愧悔得不行。”彩儿一边抽泣一边说。

“哦,就你刚才撞我一下啊?嗨!多大点子事儿呀!”徐枫说完正要哈哈笑起来,却见彩儿越发伤心,才猜疑她另有缘故。

“不对。”徐枫正色道:“你肯定有别的事。”

彩儿努力地摇了摇头,说:“奴婢无事。”

“你说是不说?”徐枫的语气愈加低沉,表情也十分地严肃。

彩儿吃了一惊,忙抬头望着他。她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徐枫,心头不觉一颤。

“大人,奴婢……”彩儿顿了顿,才说:“奴婢只是自持身份,进筐时动作不雅,难免贻笑大方罢了。”

徐枫的疑惑却是更深了。

自打他穿越以来,也见过不少身份低下的女子。尤其是云南民风纯朴,乡间路上随处可见赤着天足在稻田里劳作的女子。她们可从未“自持身份”,怕人笑话之类的。

徐枫正想再问,但竹筐已升到城墙顶上。那将官亲自跑来搀扶。

“徐阁部,真是得罪了。”将官将徐枫扶着,小心翼翼地踩在城垛上,然后跳下来。而彩儿也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出筐落地。

将官躬着腰,一脸谄笑地说:“徐阁部,兵部尚书瞿式耜大人有请。小的这就带您过去。”

徐枫将手一立,冷冷地说:“外任官员回朝,理应先去朝拜天子。可这个时辰天子已安歇了,不便打扰。我也只能先去看看我的家眷,明日上朝再去面圣。”

他正要走,那将官又上步一拦,说:“徐阁部且慢!其实,您回朝这件事,万岁还不知呢。”

“啊?”徐枫大吃一惊,叫道:“不是陛下叫我回来的吗?”

将官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出有因。瞿尚书也是迫不得已。”

彩儿迎上几步说道:“难道瞿尚书是矫诏?”

“这……”将官狼狈地挠挠头,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便是默认。

徐枫眼睛一瞪,哈哈笑道:“好个瞿式耜,果然是奸臣。他犯此欺君大罪,该当凌迟处死!”

将官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把他的嘴捂住,压低声音说:“徐阁部先别嚷!瞿尚书这么做实在是迫于无奈。”

“放肆!你放开我!”徐枫想要掰开将官的手,但将官又怕他乱说话,不敢松开。双方一时就纠缠在了一起。

彩儿手足无措,也用双手去推这将官。周围的士兵们都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帮忙。

就在双方推搡之时,一人信步而来。“大胆!”他轻声喝了句,周围的士兵们都昂然肃立。那将官将他一望,也立即送开徐枫,恭敬地站在了一旁。

徐枫与这人四目相视,都觉得有些吃惊。此人年约四十,人中有微须,一双囧囧有神地眸子令徐枫印象深刻。

而他也是目光一亮,躬身作揖,笑道:“在下张同敞,见过徐阁部。”

“张同敞?”徐枫有些疑惑,这个名字他也是头一次听到。

“张侍郎是瞿大人的高足,现任兵部侍郎之职。”那将官轻声解释道。

“哦。”徐枫没什么好气,说:“你和那瞿式耜原来是一道的。你们矫诏召我回来,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张同敞上前一步,说:“徐阁部误会了。在下和瞿老师这么做,实在是有隐衷的。不过请阁部放心,我师生二人一心只是为了朝廷,绝无半分私心杂念。否则难逃天谴!”

张同敞说得言辞恳切,徐枫也是心头一动,便问:“你们究竟有什么样的隐衷,不妨言明?”

“还请徐阁部随在下回府一叙。”张同敞又作了一揖,笑着说:“这儿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最新小说: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忘川问情:夫君好本事 主公开恩 极品小秀才 三国之曹昂大帝 穿书后我不想宫斗只想咸鱼 黄天之世 锦衣长安 奋斗在大明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