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战争 > 金革之声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细节

第三百七十七章 细节(1 / 1)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统一联合最顶级最机密的生物改造研究机构里,会出现一个联邦的间谍。

而且这个间谍还爬到了这个机构权利金字塔的最高层。

科研部副主管兼安全主任。

这两个头衔凑在一起,那个间谍可以在整个机构内肆意妄为,甚至可以说只手遮天都不夸张。

而根据鲍曼记忆中的情况,那个家伙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拥有两种高级使用权限的他,可以在整个机构内畅通无阻,可以随意接触甚至调取最机密核心研究内容,甚至可以调用安全部队以某种名义杀光机构内的所有人,而且短期内不需要担心被政府发现。

因为这个该死的机构是政府和民间组织合资运作的,政府只占了名义,资金和人员以及一系列必要的资源,全部都是由所谓的民间组织......也就是那些被大资本家喂得脑满肥肠的科技财团。

机构内真正管事的,绝对不是以政府名义派出的监督员。

而是那些财团派去的资产管理员。

这种“超高校级的机密”本该是属于政府部门的大宝贝。

但很可惜,该死的统一联合“政府”里面全都是资本家。

所以某种程度上,交给科技财团和交给政府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但那些财团只知道如何保证自身获取最大的利润,压根就不在乎是否什么外国间谍进来偷自己的......或者说国家的科技。

甚至于,如果那个该死的间谍交的钱足够多的话,那帮财团绝对会很乐意把所谓的顶级机密卖给他。

这就是现如今的统一联合,无比强大的同时也被一群恶心的“肥猪”掌控着。

也就是说,如果那个家伙真的动手杀光机构内的所有人,那撑死也就只能算是科技财团内部的混乱,政府甚至都不能公然派特种部队去处理。

当然暗地里搞小动作也不是不行,毕竟统治阶级已经这么干很多年了。

比如旧帝国时代的无数特务部门。

然而搞特务最需要的就是集权,权力过分散的特务部门是最糟糕的,就像现在的统一联合这样,几乎每个势力手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特务机构。

这些机构互相之间敌对,立志于帮助自己的势力搞臭甚至干掉竞争对手,但只能局限于国内斗争的他们,根本就无法处理好国家层面的事务。

而相对于他们,几乎完全是苏韵一言堂的陆军情报局就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无孔不入的情报局特工绝对不是那些财团搞得小特务们能比的,只要苏韵下达一个轻飘飘的命令,那些财团就会在转眼间变成一群小聋瞎——又聋又瞎。

至少在搞秘密工作方面,陆军情报局可以说是无敌的。

但事实是,据鲍曼所知,那个机构里并不是没有陆军情报局的人,但那帮人很明显都没有去尝试过,阻止一个间谍完全掌控国家级机密研究机构的祸事发生。

参考情报局的本事,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只能推断为......他们早就知道了,但碍于某些原因而没有去阻止。

这个原因是什么,鲍曼无从得知。

但现在他知道一点,那个该死的间谍最终安然无恙的被“调离”出了机构,带着他脑子里或者说早就被他拷贝到某些硬件设备内一同带走的无数机密数据以及文件。

之后的事情,鲍曼就不知道了。

至少从那以后,他很长时间都没听到过关于米哈伊尔·叶拉多夫的消息。

直到前段时间来到异世界,看到那枚狗牌的时候。

而现在,和他对峙的海盗头子绝对是受过与他相同生物技术改造过的,并且使用的技术可能比他的更完善,而且更先进。

这是他个人本能的猜测,也是作为一名资深实验体的自信。

经过改造的人,身体各项机能都会有大量的改变,但最突出的还是骨头。

骨头上会长出许许多多的凸起,光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只要上手去摸就能很明显的感受到。

刚才他挨那一拳的时候,就清楚的感觉到那个硕大的拳头上有很多骨刺,就和他自己手上的一模一样。

那一场场痛苦而绝望的实验,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

但他最终还是挺过来了,只不过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你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所以可以不算,你可以换一个问题,还是和刚才的条件一样。”

海盗头子人还不错,因为没回答出鲍曼的问题,便又给了个机会。

可鲍曼没心思想新的问题了,只是疑惑且仔细的扫视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身上找到证实自己猜测的证据。

从骨头上的感受到异样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多证据。

“你骨头上为什么长有刺?”

鲍曼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他希望通过对方的之前的承诺来获得答案。

“你是怎么知道的?噢,是因为刚才揍你的那拳吧。

这是我去圣教区找一个有名的魔药技师帮着弄的,花了八千多枚金币,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了。

但效果不赖,我就是靠着使用魔药浸泡后的力量,打败了无数的同行,在短短几年我就已经成为这片海上有名的大海盗。

骨头上长东西不过是副作用,至少对我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怎么着?你也有兴趣?可你现在都已经快死了,可没机会去咯。”

这海盗头子还蛮健谈的,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承诺,总之他一股脑的就把鲍曼想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殊不知,他这一番话在鲍曼心中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他话中有一个细节和鲍曼自己所经历的的实验过程可以说完全一致。

那就是浸泡。

鲍曼清晰地记得,每一次实验任务自己都会被那些该死的白大褂书呆子塞进满满一大缸的古怪液体里面。

那些液体给他感觉很难形容,有点类似某种溶胶,但又可以像水一样流动。

浸泡在其中时,刚开始是蔓延到全身的刺骨冰凉,但不久之后就会出现密密麻麻针扎一样的刺痛,可当时自己被各种实验用套装固定在那些液体中,压根动弹不得。

只能咬牙忍受着又冰又疼的折磨。

直到那些该死的书呆子愿意把自己从痛苦中“解放”出来为止。

但通常情况下,这个等待的时间可能会是数十个小时那么漫长。

这对他而言,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最新小说: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忘川问情:夫君好本事 主公开恩 极品小秀才 三国之曹昂大帝 穿书后我不想宫斗只想咸鱼 黄天之世 锦衣长安 奋斗在大明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