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战争 > 一胎三宝:毒医娘亲不好惹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险些魂飞魄散

第三百一十七章 险些魂飞魄散(1 / 1)

冗长星河道路,那神主的宫殿就建立在星河之上。

微风吹拂,雪白的衣衫如同稀薄的云层般,一吹就散了。

灵蝶扑朔,最重停留在那白皙修长的指尖上,那人长发如瀑,身姿颀长,如玉般如琢如磨。

“异瞳降世了?”

清冷的嗓音落于绵长星河之中,空荡神秘,灵蝶在他指尖消散。

跟随在身后的神女们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这位不知道孤寂了多少年的神主,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站在这里看着星河里的陨星们。

明明隔得那么近,却又仿佛九天孤月那般,触不可及,高高在上。

“陛下,那鲛族偷袭越烛神君,上了本体,险些魂飞魄散。”

“如此,那些异族当真是留不得的。”

神女跪在地上轻声说着。

但回应神女的,只有星河上那冷的令人胆颤的风。

瑶池连着深海,深海的最底下,是无尽的激流和漩涡,一旦被卷入其中,便就再也回不来了。

巨大的透明气泡包裹着小丫头,让她足以在水底下畅通自如。

她还昏睡着,眼角挂着泪珠,身子蜷缩着,看上去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猫小狗似得可怜。

那出现在阿奴面前的,是一道白色的屏障,而屏障的最中间,只有那一条极其细小的缝隙。

他便是通过那缝隙到达九重天的。

可如今他要带着小郡主一并通过,他尚且能承受那封印施加给他的痛苦。

可小郡主只是个普通人,她根本无法承受这强大的封印。

这道封印,是九重天上的那位亲自设的。

屏蔽了鲛族和九重天的往来,也屏蔽了那些年鲛族对神族的感恩之心。

“小郡主,我该如何是好。”

阿奴愧疚的看着还在昏睡中的孩子,如果是在这里耽搁久了,神族会循着他的气息追过来的。

他不敢带着小郡主冒这么大的风险,她是人族,而他是异族。

他能抗,而小郡主不能。

阿奴不能让小郡主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想要带着她安然无恙的通过封印屏障,倒也不是没有法子的。”

他的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来,阿奴迅速警惕转身。

便瞧见他身后赫然立了一人,正是那掌管造物盘的司命仙君是也。

司命仙君双手负在身后,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位小鲛人警惕防备的样子。

摇了摇头说:“你倒也不比这般盯着我,其实从你当初我早就料到了你会降世。”

“不过你的命盘我帮你遮掩了一部分,但这位小丫头嘛……”

“你要是不想她死的话,便用你自己身上的鳞片来换。”

少年握紧了手,看了一眼身后的屏障。

毫不犹豫的答应:“好!”

司命仙君笑着说:“我要你心口处的鱼鳞。”

少年神色一僵,依旧没有嘶吼犹豫,那光露着的胸膛上顿时呈现出一片鱼鳞。

其中那紧挨着心脏地方的鳞片,最是流光溢彩,漂亮夺目。

少年咬咬牙,用自己尖利的指甲将其连着肉一起剥了下来,血色蔓延,那鳞片落入了司命仙君手中。

他微微一笑,看着这小鲛人还是挺重情重义的嘛。

鲛人的鳞片坚不可摧,尤其是那紧挨着心脏的鳞片,更是大有作用。

如今他失去了那一处的鳞片,就意味着往后他少了一个可以保命的东西。

司命仙君长袖一挥,一道结印瞬间出现在在屏障裂缝之上。

那裂缝不断扩大,大到足以让二人平安度过。

他脸色微微发白,这屏障吸食灵力的速度快得很,不过片刻间,他体内灵力就已经被吸食一般了。

“快走!我的灵力支撑不了多久!”

阿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抱着小丫头便迅速消失在他面前了。

司命仙君收手,低头看着手中流光溢彩的鱼鳞,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来。

鲛人的鱼鳞一有坚不可摧的能力,二有织魂纳魄之功效。

也唯有那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异瞳鲛人王心口的鱼鳞才有的效果,虽说他拿着现在无用,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呢。

毕竟如今就连九重天也不安全了,那个叫做陆卿凌的女子,迟早有一天会踏上她父亲所走的路。

颠覆整个神族。

如此,也算是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罢。

这里是南海以南,距离东陵最远的地方。

彼时的东陵皇宫之中,各方朝臣几日不曾有长公主音信,便纷纷联名上奏。

要求要将长公主接入皇宫,一同举办四月四春日宴会。

届时各家贵女到场,还需得要长公主亲自去打点。

然则那高坐卷帘幕后之人单手撑着下巴,眉心紧皱,小鹿儿趴在一旁,认真的看着他。

“殿下,殿下?”

一旁的太监已经叫了好几声了,那摄政王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谁也不理会。

朝堂上吵吵嚷嚷的也未能将这位摄政王殿下吵醒。

“殿下到底有没有在听咱们讲话?”

“该不会咱们讲了这么多,殿下是在当我们放屁吧!”

堂下也不知是谁扯开了嗓门儿吼着,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太监心中一紧,扭头的一瞬间,便瞧得那位已经睁开了双眸。

又冷又黑的眸子里闪动着幽光。

“殿下,朝臣们都在问您的意见呢。”太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日日伺候在这位身边,可真是太难受了。

稍有不慎,便要遭受他的眼神攻击。

那眼神就跟刀子似得落在他身上,疼得要死诶!

“如今上京城才刚刚安稳下来,外边儿还是名不聊生,百姓食不果腹!”

“身为东陵臣子,你们不想着如何解决百姓温饱,竟然想着举行一些毫无意义的宴会去铺张浪费!”

“与其举办春宴,倒不如将这些钱拿下去好生体恤民情!”

他不是没有听,方才只不过是察觉到了阿奴的气息,他从深海里出来,距离此处,远的离谱。

他得尽早去将阿奴接回来。

神族的人一定会循着他的痕迹找到他的。

楚行烈清冷的嗓音落下,那眸子里半是威严半是冷漠,一席话便将他们的嘴堵死。

他们不甘于楚行烈,却又不得不臣服。

一个妖妇之子,何以堪当大任!

最新小说: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忘川问情:夫君好本事 主公开恩 极品小秀才 三国之曹昂大帝 穿书后我不想宫斗只想咸鱼 黄天之世 锦衣长安 奋斗在大明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